鱼锦

像只蜗牛,一点一点进步

@星光之恋 你怎么这么丑恶呢?
果然是高级黑了吧。
被戳中了事实于是跳脚?
我可没有恶意攻击哦。
这点跟小公举一模一样耶。
“请你道歉”和图上评论所说的都被删除了。故意恶心人阿……(●—●)
为什么要我背锅呢。

【切光】论坛体/暗恋对象跟老师跑了怎么办…


【求助啊啊啊在线等超难受的】



1l楼主
阿阿阿阿…怎么办才好!???真的很烦。快来人来人来人呀。

2l
学妹怎么了??被晴明老师请去喝茶了?

3l
楼主怎么了?

4l
出什么事了吗?需不需要帮忙报警!?

5l楼主
什么啦…!没有这么严重。我我我好像喜欢上新同桌了

6l
前排吃瓜

7l
哦……大家都散了吧,又是狗粮帖

8l
散了散了

9l
哎,让不让单身狗过了。

10l楼主
!!不是啊!你们等等!!听我说!完!
啊喂!!

11l
楼上几个急什么啊,妹子快说

12l
坐等

13l
楼主快说啊

14楼主
啊啊啊别急别急!!我打字慢啊
是这样的,同桌是今年转来的新生。白白净净的爆炸好看!!!

15l
好好好不催你,快继续说

16l
果然妹子都喜欢好看的…

17l
哎……

18l
不爆照的好看都是耍流氓!!

19l
要看要看!!楼主爆照

20l楼主
声音也好听!!笑起来特别特别奶啊!!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往办公室跑也不知道为什么……

21l
哇…听起来有点像隔壁班的新同学??错觉吗

22l
想看照片!!

23l楼主
爆照啊……那我发咯
[图片][图片][图片]

24l楼主
千万不要发出去!!!都是我偷偷拍的呀!!!

25l
我我我我我草啊啊啊啊啊啊!!!这太好看了吧!!!

26l
五分钟内!我要这个男生的所有资料!!

27l
别人家的同桌从未让我失望呀1551

28l
楼主同桌缺女朋友吗!!

29l
我来!!我来!!让我先上!!

30l
最后一张!!切哥笑起来太好看了吧!!心脏受到暴击!!

31l
咦?这不是今年的转校生吗……

32l
!!楼上!!告诉我你们是哪个学校的!!让我去勾引他!!

33l
楼主呢快更呀

34l
别花痴了没发现楼主跑了吗

35l
啊啊啊啊啊啊楼主回来

36l楼主
没跑没跑…
是这样的,前几天在图书馆里我想拿书柜最顶上的书,够不着你们懂我意思吧。就想着找人帮忙,同桌应该是正好路过就拿了给我,贴的好近。当时我脸烫的吓人啊啊啊啊真是丢人死了……
这么恶俗的偶像剧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真的……太爽了!!!

37l
……

38l
过分!!

39l
举报了

40l
然后呢

41l
男女主一见钟情就在一起了……?

42l楼主
我也想啊……然后,然后。
全校出了名可怕的那位老师路过了,喊了声他的名字。俩人都走了。
好像听到了同桌在道歉。我恨啊

43l
楼主妹子别想了。
我跟你是同校的,没机会的,好好学习吧。

44l
!!后排卖瓜子了

45l
求深8??

46l
43这话怎么说?

47l
我是刚那个同校的,咳咳。楼主所说的全校最可怕的老师应该是源老师了吧,那个转学生听说过……转过来第一天起情书就没停过,男女通吃。无一例外,都拒绝了。

48l
所以楼主没机会咯?

49l
说不定吧看着有戏……

50l
坐等真香

51l
楼主呢?不会气跑了吧?

52l
别这样。没准睡了呢

53l
接上。
那位新同学整天往办公室跑是去找源老师,我有几次去交作业就撞见了你的同桌揪着源老师袖子不肯撒手。上课铃响了才走,源老师还特别嫌弃的拍了拍袖子,差点没当场脱了。

54l
哇哦同桌跟老师才是一对吧

55l
楼主走好

56
哎可惜呀

57
啧啧,看不透看不透

58l
我靠!听53l这么一说我也有印象了。最近是有个长的蛮好看的学弟成天跟着源老师!!上上周五!!我想去找老师问题来着!就看见这家伙一脸委屈坐在老师旁边写作业,一边写一边看着老师……最后源老师无可奈何的说了句走吧。他特别高兴的蹦起来要给老师收拾东西。源老师转身撞见我。我一句老师好刚出口,他就开始瞪了!!!

59l
没机会了555这么好看的学弟呀

60l
不是吧?赖光老师好像很讨厌他的样子

61l
赖光老师讨厌他还让扯袖子??早一jio踹死了好吧

62l
源老师??赖光老师??M校大魔头??是我知道的那个吗啊啊啊啊同校竟然??

63l
……炸出来这么多同校的?

64l
学校论坛你还想炸出隔壁的??

65l
我是隔壁的…

66l
我也是

67l
我…我也

68l
当我没说。。

69l
你校真刺激……!

70l
我能说从第一眼看见他俩的时候就觉得gay gay的吗??新同学一看见源老师就跟看见肉没两样,眼睛都冒光了……扑上去恨不得把源老师吃了似的。

71l
刺激!!

72l
源赖光老师凭实力单身啊。

73l
是啊,年年这么多女生给他表白。那一个不是哭着回来的……

74l
跟晴明老师很亲密呢!

75l
他俩从小认识,关系好正常啊。

76l楼主
哇我好气呀……闺蜜怂恿我去表白。

77l
去了吗!?

78l
学妹回头是岸啊

79l楼主
去是去了……但不是表白。

80l
咦?那是干什么啊难不成表黑?

81l楼主
啊啊啊啊想想还是很气!!

82l
怎么了楼主不要卖关子了!

83l楼主
我当时脑子糊成一团了都!!但是来都来了不能什么都不说吧,我就问他周五晚上有没有空去看电影。
男神只是迟疑了一下,说有。
然后我把电影票塞他手里就跑了
啊啊啊啊啊我可以跟男神去看电影了!!

84l
不会是单纯回答的有没有空吧

85l
楼上脑回路哈哈哈哈哈

86l
84l回答满分!

87l
还记不记得以前有人问过隔壁的茨佬这个问题!!一模一样阿有没有

88l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记得!!结果妹子在电影院门口就看见茨木和吞哥一起进去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89l楼主
我!呸!才不是,我电影票都给他了!!

90l
祝楼主好运

91l
好羡慕楼主啊……我还没跟切哥说过话

92l
+1

93l
+2

94l
+3

95
……停下!!

96l
woc!!你们知道我刚刚看见什么了吗!!!
晴明老师给赖光老师塞了张票,还凑到人耳边说什么悄悄话,摸了把脑袋笑眯眯的走了。

97l
我已经能想象到赖光老师忍不住提刀杀人的样子了……!

98l
少女心…破碎了……!!!

99l
哇啊啊啊啊啊我要从实验楼跳下去你们谁都别拦我

100l
冷静冷静冷静阿妹子!

101l
内销啊这是!!我不服!我不服!

102l
洗洗睡吧,坐等明天楼主约会情况

103l
…深夜爬楼。真刺激

104l
早上好!楼主记得直播约会w


【切光】会长夫人

#现代师生paro
#无脑磕糖 注意避雷
#游戏是编的 操作是假的

祝您食用愉快qwq


点开邮箱里的红标,鬼切愣了一瞬,反复确认了几遍才删除了邮件。

“您已被移出公会。”

1.
数月前。鬼切所操纵的游戏角色洗劫了一队人马,正坐在湖边钓鱼,享受着岁月静好吃穿不愁的平静恬淡养老生活。

通告栏上浮起了一行字。

玩家【赖光】邀请您加入公会【去死吧大江山】

没等他多想,那位“赖光”又发来了好友申请。
鬼切同意了,而对方几乎是秒回的。

【赖光】:加入我们公会吧,福利很多。

邀请鬼切的公会不在少数,何况他最近也确实有想加入公会的打算…这么想着,鬼切调出界面瞅了眼,竟还是不错的前五。



2.
于是他同意了。

在公会里的日子倒是不错,除了日常任务,就是跟着会长去打怪,骚扰其他公会……不过这么下来,鬼切也没再多做些抢劫杀人引起公愤的事了。

“霜风下本吗我们去打蛇”
“好的!!”

“霜风狩猎吗我们去抓怪兽”
“好的!!”

不知怎么的几周下来,鬼切上线第一件事就是找源光。

公会成员私下常常议论。

“那个新来的该不是看上会长了吧”

“怎么会?他不知道会长是这么个大老爷们吗”

“也对…哪有小姑娘整天喊着打打杀杀”

在一次与大江山公会的对战中,他们成功的掠夺了大量资金,几乎把对家洗劫一空。对方会长狂歌也因此退游,大江山二把手倒是有段时间没出现在频道里了。



3.
几个月后的今天,鬼切被踢出公会。

他点开好友列表翻了几轮。

没有…

再翻出亲友列表。

果不其然,原先的亲友栏空空如也。

被骗了。

一时气不过,鬼切掀了桌。
闻声赶来的酒吞一脚踹开房门。

“什么毛病大半夜不睡觉还摔东西??”

“你是不是玩《平安京》”

“?”

“拉我进公会。”



4.
“我靠鬼切!?好一个二五仔!”

“……”

鬼切突然感到一阵发心底的凉,果不其然,不出半刻钟,酒吞出现在他背后。

“去死吧二五仔!!”

“咳唔……你做什么???”
以至于,茨木回到公寓时已经凌晨一点了,看见鬼切的房门敞着,本来无意窥探他人隐私了,但由里头传来了诡异的声响,换作是谁,恐怕都会好奇的瞅上一眼。
于是茨木抱着人之常情的心态往里一探只见二人衣冠不整,床被凌乱,酒吞跨坐在鬼切身上,双手扼着他脖颈,鬼切眼底似乎含着水光。
“喂你别……”

此刻两人齐刷刷看着茨木。

茨木眨了眨眼,出去时带上了门。



5.
酒吞出门时恶狠狠的瞪了眼鬼切,抛下一句狠话就冲出去找茨木。
“你给本大爷等着,回来带茨木一起揍你。”
……
接着他听见酒吞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楼道。

鬼切躺在床上想,这是做错了什么吗。
……或许吧。

就在他刚打算爬起来看看自己即将度过四年的大学论坛。
门再次被踹开了。
“原来霜风是你啊——鬼切”
“这家伙,游戏里倒是混的不错啊”

“!!救命!!”

酒吞果真没有食言,带着茨木回来就直奔鬼切房间踹门来了。



6.
大一新生入校报道当天,鬼切只得带着眼下两抹乌青在校园里兜兜转转。
鬼切现在只想赶紧办完手续然后回公寓补觉。
带着一丝倦意,鬼切朝面前的人开口了。

“请问新生报名处在哪?”

“唔…有点远,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我带你去吧。”

抬头看见人的那一刻,他突然后悔了昨天跟酒吞茨木闹得这么晚。
鬼切差些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鞠躬道谢。

“给您添麻烦了!!”
鬼切可能没注意到自己都耳尖有些红了。

“哦,这倒没什么。”
源赖光对这个可爱的新生印象不错。

“请问…怎么称呼?”

“源赖光,是你们的老师”

源赖光……

鬼切在心底暗自念了几遍,源赖光回头见他垂着脑袋不知所想,好意出言提醒。

“走路要看路阿,同学”

鬼切猝不及防被点名,一下直了腰。
“好,好的老师!!”

鬼切悄悄打量着男人的清俊的面容:狐狸似的眼底流转着余辉似的色彩,白色长发中有撮红色的挑染……像极了茫然大雪中燃烧的一团火焰。
还没等他接着往下细看,源赖光突然侧过脸来冲他笑了笑。

!!!鬼切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

“同学,到了。”

“谢!!谢谢!!”

“还没问你叫什么?”

“!!鬼切”



7.
鬼切几乎是落荒而逃,回到家干脆往沙发上一倒,喘息了好一会才直起身来。
路过的酒吞奇道:“哟,这是怎么了?外面很热……?”
鬼切愣了。

“?”

“你脸这么红??”

酒吞看见一个身影跨过茶几冲进洗手间。

“喂你没……”
酒吞赶到时鬼切跌坐在地上,满脸写着可怜、弱小又无助。
“他怎么了?”
茨木从卧室里出来正看到这一幕, 酒吞抬腿踹踹鬼切。

“我可能失恋了。”

“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8.
“源赖光——!??”

“怎么了?”鬼切把摊在脸上的毛巾揭下来,手背贴着脸颊试了试温。
酒吞挑眉:“你……不知道M大出了名的魔头源赖光?”

鬼切摇头。

“……所以啊,不管有多难搞的学生到了他手底下,都乖的跟个猫儿似的。”

酒吞接过茨木递来的水,一下喝了大半瓶。

“哦……”鬼切垂着头,眼底似乎有些失落。“也没什么嘛。”
茨木满怀父爱的用左手拍了拍鬼切的头。
酒吞把水瓶抛进垃圾桶里,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上次把你狗了的那个公会叫什么来着”

“爸爸带你打回去”



9.
办公室里的源赖光瞅着才几天没上线的游戏犯了愁。
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公会被打的一败涂地。
他感到有些头疼。对方阵营里亮着个明目张胆的鲜红ID,霜风。
源赖光只好切出界面准备去清一清任务也好散散心……
新来的女助教敲了敲门,站在一旁。
“源老师你的课。”

“……好”
无奈只好遗憾的放下游戏,收拾了桌面,带着课件走了。



10.
“赖光老师在吗?”

鬼切小心翼翼探出了个脑袋,外人看来一定是鬼鬼祟祟图谋不轨。

“喂你有什么好怂的!”酒吞没好气的一脚把他送了进去。
大早上的磨磨蹭蹭了几个小时做甜点,把厨房弄的叮儿啷当响,鬼切做了多久,他和茨木就在旁边看了多久。
最后一口也没吃到。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鬼切松了口气。

把亲手做的蛋糕和咖啡放在桌上,不经意间窥见电脑屏幕亮着,他不由得多瞅了眼。
……熟悉的任务面板。
鬼切有些兴奋,如果有尾巴,估计已经翘上天了。
他好像找到了与老师展开话题的橄榄枝。



11.
秋风拾起最后一缕温凉入了冬,窗外几近凋零的银杏仿佛预示着它即将换上厚厚的霜衣。

这天,源赖光刚一下课就有人在门外等他。
“赖光老师!”

…鬼切这小牛皮糖。

几个女生眼睛顿时一闪一闪的,盯着鬼切的目光炽热,仿佛要把他戳出个洞。
他敛目耐心向身旁女孩解答,末了时推了推银框眼镜,勾唇笑了。

“我该走了。”

讲台旁的女孩们纷纷露出了遗憾的神情。源赖光劝慰似的拍了拍她脑袋,就同抱着教案的女助教走出去。
鬼切眼里倏的冒出光来。
或是说,从源赖光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那一刻,熠熠光彩就从未熄灭过。

鬼切忙跟上去。
“赖光老师”
“嗯?”源赖光跟助教交代着事儿,顺手摸了摸他的头。
脸颊有些烫了,鬼切垂着脑袋,视线隐晦的透过男人散落在肩上的白发盯着他的侧脸,唇角总似有若无的勾起一丝弧度,清瘦的脸上比初见时添了几分倦色。
这使他有些心疼,男人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即使发生了什么也理所应当的不会同一个还没认识多久的学生倾诉。

“你要说什么?”
男声适时的打断了鬼切满脑子乱窜的弹幕。
鬼切抬眼盯着他,薄唇抿成一道微愠的弧度,反复收拾了情绪,再度把心里那三番两次冒出的无礼想法强压了回去。

“老师……”
源赖光仿佛看见了个受到欺负的邻家小孩。

“怎么了?”源赖光艰难的把目光从那双含着水光的眸子里移开,他怕再看下去,就要溺进那柔柔眼波中了。



12.
鬼切感到有些难过,他想要占有面前这个男人。又不知从何说起,难道只能将这份感情埋没在岁月长河里吗?
……
源赖光又犯了头疼,他不知道鬼切是怎么了,只好拍拍小家伙的背。
“到办公室说吧。”
鬼切闷闷应了声,就跟在源赖光半步远的距离。一路上没有抬头,毫无防备的撞上突然停下的源赖光。
“你这是怎么了?”
话音刚落,就被人从身后抱起。“老师……”

我喜欢你。

没给源赖光留下反应的机会,鬼切悄悄在他脸颊上蹭了蹭,又是跑的没了影。

“……”



13.
几乎是一路冲回公寓的鬼切瘫在沙发上,抱着枕头,一动不动。
……什么游戏体验,源光,公会此时都不值一提,他只想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这心心念念的人儿。

酒吞茨木回去后看见的鬼切脸都快贴在抱枕上了。
……
酒吞满脸写着恨铁不成钢。
“原来只是碰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把你给……”茨木咬着指头,把话生生吞了回去。
鬼切依旧抱着枕头,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声音也闷沉沉的,好像恨不得把棉芯拆出来换成脑袋。

“会被讨厌的吧。”



14.
源赖光最近感到非常头疼,先是在游戏里被人给狠狠阴了把,后是被学生表白了。
虽说他对这个学生一点儿也讨厌不起来。但是个长相清朗,声音也是清冽如风的少年,换作谁都不可能心生厌恶吧。
而且……整个人都像个孩子。

干净,纯粹。
眼底仿佛盛着白昼将至,星星坠入大海前藏起的最后一抹余色。

而他却将这片温柔尽数付予了源赖光。

……
“赖光。”

“源赖光?”

“赖光老师~!”

源赖光回来神才看见晴明一双狐狸眼弯弯笑着,折扇恰如其分的掩去了嘴角露出的戏谑。
“周末有关新生的聚会你去不去?”
“……有什么好去的。”
“哎呀哎呀,真是无趣呢赖光老师。”
“啧…”

“赖光老师……?”鬼切怯怯从门外探出了头,一手把围巾往上拉提了些,似乎想把整张脸埋进去。

“哦呀,有人找呢…那我就先走了。”
鬼切与晴明擦肩时侧目看了看他,却惊讶的发现对方同样在打量着自己。

“赖光老师……”鬼切垂目不敢直视源赖光的眸子,把脸藏在围巾里,仍是闷闷不悦的语气。
“给您添麻烦了。”
源赖光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鬼切一怔,下意识抓住这泛凉的手。
温热的触觉从掌心传来。
源赖光先缩回了手,是想转移注意,故作惊讶的拿起遥控器。
“差点忘了,空调还是冷气……”

没等他说完,鬼切抬手把围巾解下,给源赖光围上。

男孩的气息充斥着鼻腔,围巾尚有的余温把源赖光脸颊捂的发烫。
鬼切这次看见了源赖光耳尖上的一抹绯色,眸子里闪过一瞬即逝的光彩。

“老师……”
“嗯?”
“周末有空吗,看电影……”鬼切越说越心虚,最后半句话几乎是无声的。
“咳…嗯。”



15.
源赖光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

约会那天,Y城下了第一场雪,漫天白绒纷纷扬扬。
鬼切站在电影院门口,扯了扯围巾,笑容好半天收敛不下,盼了好一会儿,冲着不远处路口突然出现的一撮红毛跑去。
“老师!!”
鬼切如愿以偿的抱了个满怀。

“好了好了别闹…”
鬼切依言松了手,看着他的眼里似乎泛着光。源赖光最受不得鬼切露出这样的神情,撇过脸别扭的牵起鬼切的手。
“走了,有什么好看的。”
鬼切这才收敛了目光,一路瞅着源赖光牵着他的手,骨节分明,指骨修长。
他突然想起了被遗忘了数月的橄榄枝。
“老师,你平常玩游戏吗?”
“嗯?怎么了”
“《平安京》?”
“是?”
“老师你ID是什么阿!!”
“我的ID阿……”源赖光想了一会,轻声道“赖光。”

鬼切顿时感到前所未有五雷轰顶般的恐惧,一阵寒意发心底蔓延上来。源赖光察觉到了人的不对劲。“你……怎么了?”

“老师对不起……”

“什…唔?!”

鬼切顺着手腕将源赖光扯过,对方熟悉的气息充斥着鼻腔的感觉对他来说并不好受,男人只好闭着眼无奈的回应这生涩的吻。
鬼切已经自觉的做好了退游和跪键盘的心理准备。干脆扣着源赖光的后脑勺,逐渐加深了此时的唇舌纠葛。

什么时候起,飘洒的白絮似乎也变得灼人了。


END.

【切光】码住w

想写光叔在跟鬼切打完架后被蜃气楼抓进去 然后被打逢魔的晴明捡回寮里 (但光叔没有记忆啦 也就十岁左右(?) 或许更小  于是就跟着晴明走了
有一天晚上 鬼切跑晴明屋里想说明天让他去打觉醒 结果刚推开门看见晴明被窝里露出一截呆毛 还没等他问 小光总就探出个脑袋 奶声奶气揪着他衣角问那个哥哥是谁呀

……

后续没想好先码起来(*/∇\*)

【切光】还童(2)

#光叔幼化 注意避雷
#无脑磕糖 注意避雷
#文笔不佳 避雷

前文戳头像!!祝您食用愉快


2。




小孩垂了眼,默默在心里念了几遍。

鬼切,鬼切。

鬼切将他圈在怀里,折了几截袖子,露出孩子的手。源赖光抬手握了握,任由鬼切把他兜在怀里的动作,仰头再看看鬼切,索性扒着他袖子再睡一觉。


看着源赖光安静的睡相,少年鬼使神差的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

鬼切想了想,还是带他往凤凰林去了。

远山如黛,天水一色。

画中少女,青丝如瀑。

鬼切抱着源赖光,随花鸟卷沿岸而行,少女听鬼切道完贸然来访的因由。敛眸笑而不语,启唇声如脆铃。



“应是累了,休息几天自然就好。”

鬼切顿步似乎还想问些什么,转身不见少女,往前踏出一步,山水不在,复归人世。


从画里出来时,日当正午。



源赖光迷迷糊糊的醒了,鬼切抱着他正往下山的路走,夹道有许许多多花妖好奇的探首来瞧。有的胆大些,便往道上砸花。


“这是哪?”

小孩被抱在怀里,说话时仰头看着鬼切。似有若无的蹭了蹭他的胸口,挠得鬼切心痒痒。


“凤凰林,该回去了。”



小孩若有所思,攀上了鬼切的肩头,两手绕着他的脖颈,恶狠狠的瞪向那些抛花女妖。


不知是哪只妖怪抛出的白槿,正好落在源赖光脑门上,小孩伸手一抓,便摸着了,看着手里干干净净的小白花,愣是不忍把它给掰了。
于是源赖光把小花收入袖里,安静伏在鬼切肩头。

孩童呼吸间,气息打在鬼切颈侧。挠的他更是心猿意马。


回到京都,鬼切放着小赖光,替他拂去脑袋上的花瓣。



小孩圈着他脖颈,不让起身。鬼切便俯着身等他做什么,小家伙一时语塞,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听话。暗自腹诽了几句,迎着鬼切视线从袖里掏出先前捡的槿花。


“给你的!!”


源赖光眨眨眼,脸有些烫。



鬼切愣着说不了话,小孩没能看见他耳尖的一抹绯色,竟也担心起了少年不喜欢这份路上捡来的礼物。


“你要是不……”


鬼切接过小花,先是嗅了嗅,似乎是没能如愿以偿闻到些什么。摸了摸小孩的脑袋,眸底暗自泛起了异样情愫。



“主人……”



少年勾了勾唇角,抬齿声似暑气褪尽晚风送凉。



“我很喜欢。”


源赖光倏时脸颊发烫,垂头不敢看去,愤愤开口竟还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饿了。”



-tbc-

【奶光:那是我的人!!丢什么丢!!看也不准!!!】

【切光】还童

#光叔幼化 注意避雷
#无脑磕糖 注意避雷
#文笔不佳 见谅

祝您食用愉快!!


深山幽谷传来脆铃声,小姑娘握着手鼓穿行在大街小巷。
紧跟着孟婆乱撞的山蛙,并行的花妖。
百鬼游行的街巷似乎十分和谐。
……



斑驳的光影洒在地上,伴着几声虫鸣。
脚步声穿过回廊,微光映在少年隽秀的侧脸。



少年垂着眼,似乎心有所想。



“主人。”



纸门应声被推开一点儿,露出了只柔软细嫩的小手,接着是孩童睡眼惺忪的面容。

“唔…”



鬼切微垂的睫毛抖了抖,抬眼即将迎接主人的神色。在看清眼前的小孩时,只一瞬便将脱口欲出的话生生咽回了喉咙里。

源赖光揉着眼,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瞥见跪坐在身前的人,眼睛一亮,一扫困倦之情。扒着门缝呆呆看着他。
……

“主人?”

“嗯…?”

源赖光还没来得及忖思完鬼切的来历就已被人打量了个遍。
小孩儿几步跑来塌坐在鬼切身前。瘦小的身形撑不起宽大的衣物,因而掉了半边袖子,露出明晃晃一截肩膀,使他看起来十分滑稽。

但叫鬼切生不出半分讨厌。



鬼切好脾气的捞过小孩,替他理好领口。想将他放回去时才发现源赖光正攥着他一截袖子。

孩童紧盯着他,稚幼的声嗓掺杂了生硬的质问语调。



“你是谁?”



“……”
“吾名鬼切,源氏的利剑。”




-tbc-

【言白】情人节当然要吃糖阿——

#ooc

#雷点略多

#无脑只想甜系列



白起这天难得请了个假。

想给李泽言买个礼物,可转念一想,李泽言好像什么也不缺。在街上瞧见的还全是情侣……

一路漫无目的在街上晃荡,不由得就走到了他的高中门口。



这时校园里曾经的银杏树已然落了满地枯黄,白起抬手,接了由风吹来的一片银杏。

一位长相清秀的女生涨红了脸,指节发颤的递给身前男生一盒巧克力。

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大吼了一声

“我喜欢你——!”

那男生也显然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拉住那姑娘的手。

声音却是细细弱弱的,白起没听个清楚。

白起这才发现,那男生也红了脸。

这不由让他想到高中时期。

好像也有许多长相颇为可爱的姑娘向他表白来着……?

都被他给拒绝了,理由也记不大清了。
无非就是

“我爸妈不让早恋。”

“抱歉,我只是把你当妹妹。”

这些话他以前觉着还没什么毛病,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想把自己给揍一顿。


……
想了想,白起还是跟保安打了声招呼,进了学校了。
怎么说这也是他待过三年的地方。

也有值得回忆的地方。

或许吧?



白起回家的时候才想起了要给李泽言买礼物。


这还是他在街上看见过路的小情侣互相送礼物想起的。
……



路过公园边上的小摊子时白起愣了一下,便蹲下了,一边儿低眸着思考给李泽言买个杯子怎么样。可听悠然他们说杯子意喻‘悲剧’。

情人节送这个不大好吧?



白起起身将要离开。



摊主说:“情人节买一送一。”

于是他给自己挑了个蓝色的陶瓷杯。

待白起看到那个附赠的杯子时。

心里在狂刷着:这小家伙长的真别致。

白起打算着给李泽言一个惊喜,便从窗翻进阳台,看见李泽言正在厨房里背对着他,顺手就将放着两个陶瓷杯的袋子放在茶几上。

李泽言察觉到身后有了动静,转身一搂将白起揽怀里。



“可以吃饭了。”

白起喜滋滋的帮李泽言把菜端了出去。不得不说,李泽言的手艺可是真的好。

在白起埋头吃的正欢时,李泽言悄然推了一个嵌着钻戒的盒子在他面前。

……


“嫁给我。”



白起听见了心里有什么东西炸裂的声音。



Boom——


END.

事后白起想了想并没有把那个印着毛主席头像下面还配着‘领导专用’四个大字的陶瓷杯送给李泽言xxx

最后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言白】CP30题

#ooc
#雷点略多
#无脑只想甜系列
★10~11

10.心里的那句亲亲我。

白起窝在李泽言怀里,把ipad搭在被子上正看着悠然给他推荐的少年逐梦电视剧。

《极光之恋》

李泽言额头抵着白起后脑勺蹭了又蹭,偶尔唇瓣会挨到白起的面颊。

白起猝不及防被男女主惊为天人的演技和编剧别出心裁的剧本雷的一愣,随即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泽言正一心只给白起顺着头发,被白起脑袋猛地一下后仰磕着了下颚,而后他听到了一阵如同杠铃般洗脑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李泽言默默在心里给白起刷了满屏的三连。

幼稚

不过如此

大惊小怪

“白痴”李泽言没好气的一手揉着吃痛的下巴,一手给白起顺着气。

李泽言无意间瞥见那撒了一地的薯片…眉头一挑。

白起一看这情况不好,赶忙转移话题:“天气真好。”

李泽言:“……”

白起:“月色真美”

李泽言蹭了蹭白起的脸颊,下颚抵在他肩上。
白起心领神会,匆匆忙忙在李泽言唇上留一吻,就踩着一只拖鞋一蹦一跳的跑回卧室。

李泽言无奈看了眼落了一地的薯片……



11.埋在你怀里时隐忍的哭泣。

白起入院了。

虽说这事儿是常见,可白起的理由无非是为了任务给人家挡挡枪子儿。

这下好啦,说是给人护着爆炸。整个后背都炸的一片血肉模糊了。

李泽言最近特忙,只抽空来看了白起几次。都急匆匆的就走了。

白起抿了抿唇没说什么。

出院那天李泽言让魏谦去接白起顺便帮他办好各种手续。

李泽言没想到他今天这么快就忙完,便也早早的回家想做一桌好菜给白起庆祝。

哪知道白起难得的从门进来,门铃“叮铃”一响时李泽言还以为是送快递。又说怎么没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心里不由暗暗的给这快递员打了一星。

一开门白起就撞进了李泽言怀里,扒着他的衣领,李泽言刚还不明所以就听到了怀里的人发出一声呜咽。

“是我不好”

“我没有护住他们”

李泽言一时不知道手能搭在哪儿,便轻轻拍了下白起的肩。

“这不怪你。”



END.

#这位太太网不好所以是 代发 代发 代发的

这位太太指路 @霜雪霁寒

然后 @言白按头小队 是骰输的


“呱,这个地方还挺好看的,今天就留在这里过夜吧。”
李泽言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背包,把帐篷撑起来,又捡了几根树枝生了火,安安静静蹲在火堆面前看落日。
李泽言拿起相机,咔嚓拍了一张。
“嗯……一会寄回去。”
李泽言钻进帐篷,把小被子一盖,睡觉。
这一觉睡到自然醒,李泽言把被子叠好,打算出去把帐篷也收一下,火堆已经烧完了,只留下余烬,余烬旁边还有……
一只小蝴蝶。
茶褐色翅膀,琥珀色身子的小蝴蝶。
李泽言撇撇嘴,这配色好像有点丑。
“起来了起来了,太阳都升起好久了。”李泽言摇了摇这只小蝴蝶,小蝴蝶动了动触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在看清李泽言的一瞬间呼啦一下就飞到了空中:“啊啊啊啊青蛙!”
小蝴蝶哆哆嗦嗦的飞了几圈,感受到太阳的温暖之后才慢吞吞降下来,在李泽言的面前晃来晃去:“喂……昨天,我冻僵了,谢谢你的火堆。”
“……”李泽言选择不理它。
“我之前的一个朋友说,青蛙会把蝴蝶抓起来,然后做成标本,你会吗?”小蝴蝶飞到李泽言抓不到的地方,戒备的飘着。
李泽言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不会,不过我现在倒是很想堵住你的嘴。”
蝴蝶马上又飞得高高的,过了一会又降下来,慢吞吞的来了一句:“我嘴很小,你堵不住。”
李泽言有点想打人,不,打蝴蝶。
李泽言走了一天,蝴蝶就跟着他忽高忽低的飞了一天,期间李泽言无数次想打死它,最终都因为抓不到而放弃了。
这只蝴蝶为什么总能轻易挑断他的理智线……
“嘿,你叫什么名字。”
自来熟的蝴蝶总算问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了,李泽言想,然后他终于回答了一句:“我叫李泽言。”
“哦哦,我叫白起,我可以叫你言言吗?”
李泽言还是想打蝴蝶。
“……好吧。”
等等李泽言你怎么屈服了,不能屈服啊,就算对方是白起也不能屈服啊。
李泽言高冷的转过头不理它,想着白起这个名字真的是挺可爱的。
又到了夕阳西沉,李泽言搬过一些枯枝来又生起了火,一只青蛙和一只小蝴蝶就在火堆边取暖。
“言言,你去的地方都好有趣啊,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李泽言沉默了一会:“……我去的地方都很远。”
“没事的,我不怕,之前待在恋语森林,只有另外一只蝴蝶和一只毛毛虫和我一起,后来那只蝴蝶被一只青蛙拐走了,那只毛毛虫跟着一只飞蛾走了,只有我留在那里,好孤独的。”
“这样啊……那好吧,还有,以后不要叫我言言。”
“那……泽言?”
“可以。”
就算是这样奇怪的相处方式,李泽言和白起的关系还是神奇的近了不少。
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本来只能容纳一只小动物的帐篷突然挤进了两只,显得有些狭小,虽然白起占的地方并不多。
等第二天李泽言醒来的时候,白起已经愉快的抱着一把树枝打算生火了。
“今天打算留在这里?”李泽言叠好被子后问了一句。
“没有啊,继续赶路才好玩嘛。”
“那还生火干什么。”
白起噎了一下,觉得自己真是蠢哭了。
再看看自己搬来的一堆树枝,简直欲哭无泪。
李泽言拍拍白起的头:“算了,来做份早餐吧。”
最后做的那份布丁,李泽言只吃了一小半,剩下的大部分就进了白起的肚里【说好的嘴很小呢?】,李泽言有点小得意,看来自己做的美食无论什么动物都无法拒绝。
白起吃完布丁,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李泽言:“如果我一直跟着你,是不是就一直有这么好吃的布丁?”
李泽言无力的点点头:“是……”
“太好了!那我就一直跟着你了!”白起说完小声补了一句,“本来打算今天就回去的。”
被李泽言听到,瞪了一眼:“跟着我你还想回去?”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原来我这是被碰瓷了?”
白起拍了拍翅膀:“那,你就是要和我共度一生的人了,妈妈说,要送给你一个最珍贵的礼物,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找。”
李泽言小声的骂了一句:“白痴。”看着白起越飞越远,却还是没有阻止他。
结果,一直等到黄昏,白起还是没有回来。
李泽言守着快要燃尽的火堆,一根根往里面添加树枝,想着白起该不会是回去了吧。
那他可真亏大了。
亏了真心。
李泽言做了这么久生意,还没有哪一次是亏过的,唯独这次大概是亏惨了。
“李泽言,我回来啦。”
李泽言抬头,白起衔着一条银杏叶的项链挂到他脖子上:“这可是最最好看的银杏叶了,我找了好久。”项链是用柔软的树枝穿起来的,串着四五片灿金色的银杏叶。
李泽言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嗯,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不过,求婚的话,应该是我送你礼物吧。”
李泽言从背包里抽出一张黑卡:“喏,嫁给我吗?”

过!!年!!啦!!!